“时间银行”养老,你愿意吗

把时间存进“银行”

近年来,瑞士将“时间银行”与养老服务挂钩,人们只要抽出时间去照顾老人,看护的时长就可以存入“银行”,等到自己年老需要照顾时再“取出”,享受同等时长的免费养老服务。这种既不依赖子女又减轻国家负担的方式颇受追捧,然而,现实情况或许难以如预想的那么美妙。

2007年,瑞士非营利组织施善基金会在小城圣加仑和阿彭策尔地区展开了一项有趣的尝试:鼓励人们照顾陌生老人,并将做义工的时间积累起来,等将来自己年老或生病需要照顾时,再接受他人的义工服务。这个项目被形象地称为“时间银行”。

项目的参与者们一般每周进行两次上门服务,每次劳动两小时,任务包括替老人整理房间、购物及推老人出门晒太阳、陪聊等。一年后,时间银行统计出服务者的工作时长,并发给他们储蓄卡,当服务者需要别人照顾时,可以凭卡去时间银行支取“时间和时间利息”,换取免费服务。如果服务者直到去世也没用完卡中的时间,银行会把“余额”折算成一定的金钱或物质奖励,交给其遗产继承人。

事情进展颇为顺利,因此在2012年,瑞士联邦社会保险部将之纳入国家政策,成立时间银行基金会,并整合了其他地区性公益团体的资源,包括新教和天主教会、妇女会、红十字会、老人服务机构和到家看护组织等。服务内容也变得更加丰富,除了协助做家务和陪伴、护送之外,还定期组织休闲活动,如参观、旅游、读书会和“嗨趴”。

“时间银行”在中国

上世纪90年代,时间银行进入了中国。据《中国社会工作》杂志报道,上海市虹口区晋阳社区居委会1998年就创立了“时间储存式为老人服务模式”。2013年9月28日,武汉成立首家时间银行,一个月内有30多人通过志愿服务“存入”了时间。2018年7月18日,南京市鼓楼区时间银行互联网服务平台上线,志愿者可以在线“接单”。

广东省推动“时间银行”在全省“通存通兑”

2019广东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关注养老问题,提出发展“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省政协委员、华南师范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广东省青年大数据与云计算实验室主任赵淦森提交了《关于发展“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助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的提案》。

“广东省的人口中,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1300多万,差不多是丹麦、挪威、芬兰的人口总和;失能老人、半失能老人也逐渐增加,现行养老体系存在发展不均衡、质量效益不高等问题。”赵淦森建议,应进一步推动“时间银行”建设,借助“时间银行”建设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社会。

“银行”给每位储户发放“时间存折”,存折上记录着储户提供免费服务的时间、地点、内容、服务时长、累计服务时长及见证人等信息。除了将来可以兑换养老服务时间,眼下参与公益服务的居民还可以凭借累计的志愿服务时数兑换物品或服务。

南京“时间银行”卡:换钱购物兑服务

每个工作日,南京市尧化街道王子楼社区养老服务站点都会迎来志愿者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既有来自生活在这个社区的老人,也有在南京市读书生活的大学生。

今天在站点进行志愿服务的团队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杏林社。作为最早加入尧化街道时间银行的一个团队志愿者,每周这些大学生都会带来自己的拿手绝活,成为了最受老年人欢迎的一个团队。

苏黎丽,今年读大三。刚入大学时,她便加入了杏林社,成为了一名时间银行的志愿者。今年已经是她在这个社区开展志愿服务的第三年,也是这个志愿团队中资历最深的一名志愿者。作为学姐,她既要向老人提供艾灸、推拿等志愿服务,又要指导一旁的学弟学妹们所需的专业知识。

上午十点半,这一次的中医志愿服务便告一段落,送走了老人以后,参加服务的学生们一块来到时间银行管理员的办公室,录入这次团队志愿服务的时间。

江苏省南京市尧化街道时间银行项目主管魏应保表示:“八个人的服务时间我给统一录到你们团队名下,每人工作了一个半小时,总共就是十二个小时。”

在时间银行储存了服务时间之后,这个志愿团队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原来,在一旁等候的袁炳荣、吕秀英等志愿者们一大早就和时间银行管理员打过招呼,要用自己储存的时间兑换一次按摩服务。按照时间银行兑换细则,15分钟的推拿按摩服务需要花费志愿者两小时的时间。

目前尧化街道时间银行采用721兑换模式。以个人志愿者为例,每次志愿服务后将时间储存到时间银行里,累计满20小时后就可以为个人及其家人进行兑换。其中70%的时间可兑换其他志愿者提供的服务,20%的时间可兑换等值物品,比如大米、白面、鸡蛋,食用油等。10%的时间则直接兑换成现金奖励,每小时的时间价值为12元。而团队志愿者70%的服务时间捐献给时间银行用于有需要的老人,剩余30%时间兑换现金作为交通等服务成本补贴。资金来源主要为街道的公益基金。

推广前景

在中国,时间银行还没有形成规模,发展面临重重困难。实践时间银行的地区只有零星几个,而且各自为政,“账户”无法通存通兑。这意味着服务者一旦搬家,“存折”就沦为空头支票,而这正是各个国家和地区时间银行的通病。

最早将时间银行概念引入台湾的“志工人力时间银行”成立10多年,仅有11笔“提取”,主要原因就是志工站不够密集。制约时间银行推广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认知度不高,即使新设服务站也找不到志愿者,导致恶性循环。

通过时间银行养老,本质上是一种民间互助的循环服务模式,这对社会资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人们缺乏义务感和认同感,人际关系淡漠疏远,社会资本匮乏,组织集体行动就会十分困难,而时间银行着眼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未来,这更加挑战人们对社会的信任。

即使在刚刚炒热了时间银行养老概念的瑞士,这一模式也尚未得到大规模推行。据“瑞士资讯”报道,迄今实验仍然仅限于人口7.4万的小城圣加仑。经验可资借鉴,民众却心里没底,虽然有评估报告支撑,时间银行基金会和瑞士政府仍然持保守观望态度,迟迟不敢扩大实施范围。

  • admin

    愿意

    2019-04-23 16:46:30

更多回复>>

svc50559517

发布于2019-04-16 18:37:00

级别: 版主
积分:15
UID:66
精华: 0
主题:300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9-04-09
在线时长:258.17
在线客服
快速入口
千牛帮助 回到顶部